主页 > 签证

她在电影中被拽掉浴巾,狠打成龙一巴掌,随后退出演艺圈

时间:2019-09-09 来源:一起做游戏

大哥成龙的电影,想必很多影迷都很熟悉吧,小编作为龙哥的资深影迷,毫不夸张的说,他的每一部片子,看了不下5遍。在小编印象中最深刻的片子应该是《飞鹰计划》,这部影片是成龙大哥自编自导自演的经典动作片。

然而在这部影片中,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外国女主角,她叫伊娃考伯,在片中担任至关重要的角色,其中的一个片段,也是相当惊艳,现在看起来还是让人意犹未尽呢!说了半天,大家可能也想不起来是谁,小编贴张图就知道了!

上图的中的外国美女是一位来自西班牙的演员,演技和美貌可谓是一绝,但她却在龙哥影片中担任过女主角之后就淡出了大家的视线中,令很多导演和影迷都为她叹息不已。虽然伊娃考伯只在电影中昙花一现,出现了仅仅几秒钟,但是她在片中的演技以及惊艳的外貌实在是让人垂涎不已。让人们很快就记住了这位不俗的美女。

在影片中,成龙因为接收到上层领导分派的寻宝任务,在西班牙结识了由伊娃考伯扮演的德国军官的孙女Elsa,一番机缘巧合之下收留Elsa加入成龙的寻宝队伍中。在影片片段中,Else在家中洗澡,却遭遇到歹人前来袭击,却巧遇成龙来到家中,可此时的Else正在裸身洗澡。影片为了表达真实性,演员伊娃考伯也选择了裸身出镜。在以往的影片中,很多演员都是选择替身来完成这些香艳的片段,但伊娃考伯却为艺术献身,演绎出最真实的一面。

本来影迷对于她的颜值就很是喜欢,如此一来,让更多的影迷开始喜欢上了伊娃考伯这个演员。在影片中,成龙为了让剧情更加引人,在Else洗澡的片段中,还加入了戏剧性的打斗:两个歹徒袭击成龙,并且挟持了Else,两人一时之间难以脱身,成龙情急之下,一把扯掉了Else身上裹着的浴巾,Else的美貌和身材瞬间就展示在两位歹徒面前,分散了两人的注意力,成龙趁着两人分神的时候,三拳两脚将歹人打趴在地,逆袭成功。就在观众以为Else会因为成龙的英雄救美而献身感谢的时候。她在电影中被拽掉浴巾,狠打成龙一巴掌,随后退出演艺圈

Else却狠狠地甩了成龙一个大耳刮子,真的是很让人意外,这一段中演绎了伊娃考伯从受到惊吓到惊讶再到生气的转换,这样的演技确实让人感到了不起。在影片后期伊娃考伯同样展现了非凡的演技。但很可惜的是,伊娃考伯却只拍摄了一部作品,也正是因为这部片子,让伊娃考伯一直火到现在。很多资深影迷都还记得她,虽然再也看不到她精湛的演技,但她在《飞鹰计划》中的精彩戏份就足够让我们记住她了!


第1章 替嫁

每个女人,都期望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。

我也一样。

今天,我嫁给了爱了十二年的男人,只不过,用的是我姐姐秦佳梦的名字……

我和姐姐虽然有着一样的面孔,但从小我就因为医院的疏忽,被送进了孤儿院。

直到三年前,我才回到秦家。

我这个野姑娘,和偌大的秦家格格不入,但因为从小没有父母,我处处小心,希望融入这个家,希望得到父母的宠爱。

所以在前天,父母,以及姐姐求我替她嫁给纪擎轩时,我几乎想都没有想,就答应了。

一是因为我爱纪擎轩,二是我第一次觉得被家人需要,我不想让他们失望。

现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,纪擎轩婚礼仪式结束后就匆匆离开,对我连一句交代都没有。

看着手上的钻戒,我的心里说不出的苦涩。

楼下传来汽车发动机熄火的声音,是纪擎轩回来了,我走到镜子前,匆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,有些紧张的走出卧室。

下楼。

从鞋柜里拿出拖鞋,在门口等着。

看见纪擎轩进入,我扬起一个妻子该有的幸福笑容,将拖鞋摆在男人脚边,喊了声,“老公,你回来……了”

我话没说完就闻见空气里飘散着的酒味,里面还夹杂着浓郁的香水味……

不禁鼻子一酸。

这一晚他去哪了?

答案,不言而喻。

可,我知道自己的任务,我是替姐姐嫁进来的,我和纪擎轩的关系,关乎着秦家和纪家的合作。

想到这个,我虽然心里满是失落,还是努力微笑。

不顾男人的无视,依然跟着她上楼,喊了一声,“老公。”

抬眼,却看见男人已经脱去衬衫,精壮的肌肉在卧室暧昧的灯光下,显得格外性感。

我的脸顿时红到耳根,连忙转过身去,正想道歉,就感觉一只强有力的胳膊从身后绕过来。

在我还来不及反应时,已经将我抡起,等我再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经被仍在了床上。

虽然床铺柔软,可我摔得太高,背部隐隐生疼。

我看见纪擎轩站在床边,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被逆在月光之下,我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,却能感受到深深的寒意。

下一秒,男人突然开口,问我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?”这个问题,让我的心里一阵慌张,但还是说道,“秦,秦佳梦……”

我不叫秦佳梦,我叫秦佳淇。

但我不能说自己的名字。

我刚回答,男人直接压下身来,他一只手死死抓着我的头发,强迫我看着他,一字一顿问道,“秦,佳,梦,是吧?”

这时,我才看清他的脸,那双深邃的眸子里,此时没有丝毫温度,而是——

渗入骨髓的恨!

他在说姐姐的名字时,黑色的眸子里带着讳莫如深的狂躁。

明明是盛夏,我的额头却泛起一层细密的冷汗,满心慌张。

头发被他拉扯着,脸不能转,只能这样看着他,尽可能大幅度的点头。

心,早就高高悬起。

纪擎轩似乎是见我承认,看着我的眸子愈发变冷,开口,“既然你今天来了,就要做好觉悟,我,从来不是什么善人!”

话音刚落,我就听见我身上红色长裙撕裂的声音!

下一秒,男人完全不顾我的挣扎,长驱直入……


第2章 一把搂住哭着的秦佳梦

早上,我是被下身撕裂般的疼痛疼醒,昨夜的一切如梦魇一般在脑海中汹涌浮现……

我的第一次,我的新婚夜,被纪擎轩像仇人一样的对待。

打破了我之前所有的幻想。

身边的床铺早已凉透。

雪白的床单上一点朱砂血格外刺眼。

我起身去浴室忍着疼痛洗了个澡,换好衣服,把床单换下来。

出门,我站在二楼的楼梯口,看见纪擎轩坐在长方形的餐桌旁,一边看报纸,一边吃早餐。

早晨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男人的侧身,显得温暖而神圣。

偷偷爱着他的十二年里,嫁给他,和他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吃早餐,曾是我不敢奢望,却又是魂牵梦绕的事情。

如今成真,我却不敢向前一步。

昨晚他如野兽一样的侵占,时时刻刻提醒着我,我从来不曾了解这个男人。

“秦小姐,您醒了。”

在我注视着纪擎轩时,佣人已经看见了我,在楼下客客气气跟我打招呼。

她没有像昨天一样叫我夫人。

而是叫我秦小姐。

我的心微微一颤,虽然心中升起的不满,但因为自己的身份,却不敢质疑,只是把我昨夜心有余悸的恐惧藏好,下楼,坐在纪擎轩对面。

佣人把饭端过来,我没胃口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两口。

抬头,发现纪擎轩与我一样,面前的餐几乎未动。

不知自己是为了调节气氛,还是为了改善这段不知道能不能继续下去的婚姻,用温柔的声音开口,“对不起,今天我起晚了,明天开始,我都会早起为你做早餐。”

我的身上,如果哪件事情能算得上是特长,那一定是做饭了。

说完,我本来犀利还有些期待,纪擎轩却扔掉手上的餐具,起身,神情依旧冷漠,“走吧,车在外面等着呢。”

“去哪?”我看着男人似乎有些不悦的神情,一时有些慌。

担心是自己说错了话。

我从来不是内向的人。

在纪擎轩面前,连呼吸,仿佛都会卑微到泥土里。

男人此时已经走到门口开始换鞋,头也不回的回答,“回门。”

我坐着纪擎轩的车,到了秦家。

在进门之前,我都以为,纪擎轩之所以这样对我,是因为不满这桩婚事,并不是因为发现我不是姐姐。

可,在我随他进门,看见昨天我已经送到机场的秦佳梦,此时却随着父母站在客厅里。

一双眼睛肿的和桃子一眼,一看就是哭了很久。

站在她旁边的父母,面露怒色。

我看了一眼纪擎轩,第一反应是——他已经发现替婚的事情了,所以找人把秦佳梦抓回来了。

我心中一片慌乱。

纪擎轩在这座城市,不能说可以呼风唤雨,但是如果想和谁过不去,那真的是再简单不过了。

如果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也就罢了,现在牵扯了父母和姐姐……

在我心中一片自责,纠结着等一下要怎么解释时,却看见纪擎轩几步上前,一把搂住哭着的秦佳梦,低头安慰,“你没事吧?”

男人的目光中渗透的,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。


第3章 打死活该

看见这一幕,我心底一颤,正想问怎么回事,父亲先走到我身前,一巴掌落下,我被打的生生撞在身后的墙上,还没回过神,就听他怒骂,“秦佳淇,我们养你三年,你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?”

我的口腔里有血腥味蔓延,眼前也有些恍惚。

努力站直身子,看着父亲,问,“什么……”

“你有脸问什么?你以为你做的事情我们不知道?你算计你姐姐,给她喂安眠药,替她参加婚礼!要不是我们提早发现,把梦梦带去医院洗胃,她现在能不能活都不知道!”

父亲说完,抬起手,又狠狠打了我一巴掌。

这一巴掌,比之前的更狠,我一下子有些恍惚,整个人跌倒在地上。

虽然眼睛花了,可我大脑却格外清醒!

几天前,父母说秦佳梦爱上了他们公司的房力文,又不敢忤逆纪擎轩,所以才让我替嫁。

前天的时候,是我亲自把姐姐送到机场,看着她们进安检的。

到头来,怎么又成了我算计秦佳梦了?

我的大脑一片混乱。

有些事情渐渐浮上水面,可我不愿意去相信。

父亲似乎不解气,从一旁抄起一个木凳,就向我头上砸来!

我吓得去躲,但还是被打到脊背!

疼!

我疼的不得了,却忍着不叫不哭,这是我在孤儿院留下的毛病。

因为那时我就算生病,难受,身边也无人陪伴,我哭给谁?喊给谁?

时间长了,再大的痛苦,我都不会轻易说出。

父亲看我不叫,不解气,又狠狠打了我几下,我死死咬住嘴唇。

终于,母亲看不下去,一把抓着凳子,“行了,再打就把她打死了!”

“打死活该!”父亲凳子一扔,气呼呼的说。

我听见凳子落地,这才敢停在原地,抬头看见秦佳梦就在纪擎轩的怀里,眼睛却看向我,道,“擎轩,你看,我父母打过,这事能不能就算了,毕竟她从小长在孤儿院里,难免学到些不好的东西。”

虽然她的语气是同情,可我看的清清楚楚,她看我的表情不是同情,而是精明的算计!

这更应征了我的猜测!

我伏在角落,什么也不说,因为我的脊椎这时疼极了,我怕父亲再打,我的脊椎就要断了。

纪擎轩看了我一眼,黑色的眸子里反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,半晌开口,“再说吧。”

之后,父母和秦佳梦以及纪擎轩都坐在客厅。

父亲看见我,骂道,“赶紧滚上楼,再在这打死你!”

我看着秦佳梦坐在纪擎轩身边,胳膊亲昵的挽着男人,二人十指相扣。

这才是夫妻啊……

我强忍疼痛,弓着背,面前这十几节的台阶,对我来说,就是天梯,每走一节,刚被打地方的疼痛都让我冷汗直流。

可,比起身体的疼痛,我的心更痛!

虽然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,但我明明白白,我是被算计了。

身后秦佳梦的撒娇,纪擎轩的宠溺言辞,父母疼爱的话语。

我明白,那是他们的世界,而我,不过是个跳梁小丑,从来不曾真正融入。


第4章 我就跪着给医院的人磕头

我艰难的到了门口,开门,躺在自己睡了三年的大床上。

迷迷糊糊就睡着了……

我做了梦,梦见十二年前,我初见纪擎轩,那时候,只有10岁的我,去孤儿院附近,一个没盖好的工地玩。

那会是冬季,工地上没有人。

在那里,遇见满身是伤,奄奄一息的纪擎轩,我当时叫了他许久,他都没有回应,我本以为他死了,正要回去找孤儿院的老师时,却听见身后有很微弱的声音,说,“救我。”

当时枯瘦的我,用工地拉水泥的三轮车,磕磕绊绊推着他出了工地,带到最近的医院。

因为我没有钱,医院的人不肯就他,我就跪着给医院的人磕头。

最后,还是一个年轻的医生叫来了副院长,才同意把他送进手术室。

我就在外面等着。

后来,他醒了,问了我的名字,说记住我了,说以后会来找我。

可梦终究是梦,不是现实。

现实却是,后来,纪擎轩醒了,我不被允许进入病房,只能远远看着他,没多久,就来了一群穿着黑西服的男人,推着他床办了转院。

床从我身边经过,他看见了我,勾起好看的唇角,对我笑了一下,手轻轻抓住了一下我的衣角。

那是我们最后的见面。

可那一笑,却印在我的心中,纵使过了十二年,都记忆犹新。

醒来,泪水浸湿整个枕巾。

窗外早就一片漆黑。

我又渴又饿,这会身体已经不那么疼了,就想去厨房喝杯水。

听着屋外,我以为他们应该睡着了。

结果,我刚走到楼梯口,就听见客厅传来秦佳梦的声音,“她要住到什么时候,那房子之前不是说要给我腾出来放衣服吗?”

在我好奇她怎么没跟纪擎轩回家时,就听见母亲说,“别急,我明天就想办法让她签了协议滚蛋,为了那百分之四的股份,你就忍忍吧。”

百分之四的股份?

如果是在说我,可我并不知道这些。

但很快,秦佳梦说出了答案,“你们真是的,就为了奶奶说的百分之四的股份,就把她接回来,百分之四才多少啊,又不能换钱!我还得叫她妹妹,装出好姐姐的样子!”

“你以为我看她不恶心,土里土气,每次吃饭和一辈子没吃过东西一样,碗里一粒米也不剩下!每次家里来客人,我都嫌弃丢人!”

“就是,我那几件不穿的衣服给她,她也跟捡了宝一样,真没脸说她是我妹妹。今天看她被打,我可真痛快!”

“行了,明早她一醒,我就让她签那协议!你奶奶那边,有婚礼这件事情,她肯定不会追究的!”

我站在楼上,听着秦佳梦和母亲的话,扶着楼梯扶手的手,抖得厉害。

把饭吃的干净,是孤儿院院长说,这样,做饭的人会高兴。

秦佳梦送我的衣服,大部分我都不喜欢,可我怕她失望,而且也没其他衣服穿,所以每次都会感激的收下。

为了不让秦家人讨厌,除了学费是孤儿院好心人资助,生活费都是我自己打工赚的。

原来,我放在手心小心翼翼呵护的亲情,居然是这样的东西。

为的,居然是百分之四的股份!

而一场精心策划的替婚,不过是把我踢出秦家的一个借口!

只有我在傻乎乎做着亲情的梦。

原来亲情可以拙劣到这个地步!

我死死咬住嘴唇,尽量控制情绪,一瘸一拐下楼问道,“是这样吗?”

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