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报价

掌握认识、判断剧本的能力是年轻创作者进阶的关键

时间:2019-09-08 来源:一起做游戏
掌握认识、判断剧本的能力是年轻创作者进阶的关键

崔斯韦这个名字,相信喜欢看荒诞喜剧的影迷一定不陌生。

他和宁浩导演两度联手创作的《疯狂的赛场车》《无人区》,与黄渤合作的《一出好戏》,对黑色幽默和荒诞元素的结合进行了极致探索,并在电影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,获得票房口碑的双丰收。

而去年的釜山国际电影节上,崔斯韦执导的电影《雪暴》获得了新浪潮奖。不同于以往的警匪题材,是他在创作上的再次突破。


掌握认识、判断剧本的能力是年轻创作者进阶的关键


青葱计划之剧本工坊导师编剧、导演崔斯韦

1月下旬,青葱计划邀请了崔斯韦担任剧本工坊的导师。采访中,他对青葱计划赞誉有加:“这个公益计划更专注的是培训、训练、引导,这对青年导演的意义更大于其他资助。”


记者见到崔斯韦老师的时候,他刚刚结束和学员的对谈。聊天中,他提到自己在和学员见面前,已经做了很多功课,沟通剧本的过程中特别顺畅,双方有来有往,对剧本的主题、剧情、结构、人物等都进行了梳理。

掌握认识、判断剧本的能力更重要

掌握认识、判断剧本的能力是年轻创作者进阶的关键


崔斯韦老师对青葱计划学员进行指导

电影创作的大前提,是电影文本的完整,这也是年轻导演获得出品方支持的关键。而作为剧本工坊的导师,崔斯韦的任务就在于此。

作为经验丰富的编剧,崔斯韦对于剧本有着自己的认识和判断,他在见学员之前,仔细阅读了学员们的剧本。学员里有的强于叙事,有的偏向欧洲电影风格,也有的对现实题材感触颇多,各有特色。

“其实年轻人做的内容,可以有更多不一样的东西,无论是形式,还是讨论的问题,可以是更活跃一些。我以前还能经常看到各种奇怪的电影、奇怪的剧本,那本身也是一种生命力的体现。”

在剧本工坊安排的时间里,和每个学员仔细沟通,他认为重要的是让学员先认识到自己长处,然后想清楚要做什么电影,明确主题表达,在技术上给他们找到平衡。他觉得自己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,做好一个剧本医生,辅助学员把一个故事最核心的部分理出来,把剧本里大问题解决掉,提高剧本的完成度。

“这次三个学员的剧本设定上,以及他们想要东西难度都很大。而电影是一个系统性、完整性的东西,牵一发而动全身,并且缺一不可。在帮他们梳理一定是从主题进入,然后牵扯到人物设定、结构设定、细节设定、叙述方式、视角设定等等,在一点点排除问题之后,再回头确认这些是否回扣主题,也就是作者要表达的情感。而且有时候主题并不好找,也许它是一种认识、一种态度、一种观点。所以这也是我所说的,编剧这个事儿对创作人来说是一个极大挑战。”

每个学员等剧本完成度不同,崔斯韦需要针对每个人的剧本做不同的梳理,以确保每个人完成一个全面的修改大纲,让接下来的导师们对剧本价值有一个更清晰的判断。

掌握认识、判断剧本的能力是年轻创作者进阶的关键

崔斯韦老师对青葱计划学员进行指导

但是即便如此,沟通的效果往往不是具体立现的,其中也许还有因为语言、认识的隔阂存留一些理解误差问题。这也让崔斯韦认识到,比解决剧本具体问题更重要的,是让学员们能掌握一些判断剧本、修改剧本的基本方法。“我希望沟通中把这个方法带给他,他们掌握方法之后,以后创作中,还可以再检索自己的内容。当然之后有什么问题,其实还可以跟我再沟通,我也很希望能帮到他们。”

在剧本工坊和学员沟通之后,他感慨颇多,“这些年轻人的创作题材和视角,专注于当下的社会问题,比如:乡村的消逝、家庭伦理问题、都市家庭变迁等等。他们在用商业的方式去关注深刻的话题,而且剧本也非常完整,这让我对一代电影人有了新的认识,也对电影的发展充满了信心。”

一次导演,一次找寻编剧bug之旅

从编剧到导演,对青葱学员、或者任何创作者也好,都是一个很长的跨度。

而崔斯韦在去年刚刚完成,从编剧到导演的跨越,他的导演首作电影《雪暴》摘得了第23届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。

聊到《雪暴》的创作,他打开了话匣子。他直言,一个编剧执导了一部电影,又作了剪辑,反过来对编剧工作影响是非常大的,

他拿自己举例子:“如果我不做导演,有些问题我永远意识不到,拍摄过程里认识到创作剧本时剧情、细节设计和铺排的不合理,这些用实践耥出来的深刻认识,最后都会反馈到我对剧本的认识上。”


掌握认识、判断剧本的能力是年轻创作者进阶的关键


崔斯韦老师的导演首作

这次成为青葱计划剧本工坊导师,对学员做剧本进行指导时,他会明确的告诉学员们,他的剧本里哪些东西是缺失的,哪些是冗长没必要的,又有些必须拍的戏需要重新构架,还有些提升主题的细节需要重点突出。

其实,《雪暴》的拍摄过程里,崔斯韦的困惑80%也同样来自剧本本身,“投资一个像我这样没有经验的作品,其实归根结底要建设在你的剧本存在可能性之上。”他认为没有剧本,就没有《雪暴》的电影,没有新浪潮奖,所有的一切都是空谈。

一直到电影开始拍摄,崔斯韦都在考虑剧本的完整度、细节的合理性等问题,“在拍摄中弥补文本的不足,兼顾文本和拍摄,我觉得这是电影创作的一种常态。因为只有反思了,才能做的更好,更准确。”

聊到这里的时候,他强调,其实对作品保持自省,并不是要反复推翻、怀疑自己作品。对创作者来说,难得的是对自己的作品保持自信。他用自己的经验告诉青葱导演们,“在面对出品人、制片人各方沟通时,清晰的、有逻辑的表述一个有魅力的故事,往往能给你的合作者更大的信心。”

在有过导演经验之后,对于如何做导演这个问题,崔斯韦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。他觉得年轻导演对电影的理解非常重要,电影作为一个独立的艺术门类,它有基本的规律和准则,脱离开这个准则,其实就是脱离开电影本身。一个好的电影导演,他一定是对这个世界有疑问、有强烈的表达欲,以及独特的观察和思考。


掌握认识、判断剧本的能力是年轻创作者进阶的关键


崔斯韦老师对学员进行指导

“十几年前,我还像他们一样在寻找、摸索阶段,对电影市场的信息、判断更少,创作也更纯粹一些,只想做好玩儿好看的电影。现在电影行业繁荣了,但是同时也给创作本身带来更多的困扰,比如对电影价值的判断、投资、观众接受度等等。这是不可避免的。”

作为一个从事影视工作十几年的老兵,崔斯韦很羡慕现在的年轻人,他们有最好的电影教育,还遇上影视发展最好的时代,最重要的是现在还有像青葱计划扶持,“希望这些年轻的青葱导演能始终保持对电影的热情,让自己的电影早点和观众见面。”

-END-